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专家表示男人更爱幻想多人性行为,有人反驳了他

  • 九五至尊游戏
  • 2019-09-24
  • 357人已阅读
简介在关于性的研究中,研究人员把更多的精力和注意力都集中在性行为上,如何时、何地、和谁、发生何种类型的性关系,却很少关心人们独自一人时对性的看法,如性幻想。印第安纳大学金赛研究所专门研究性

在关于性的研究中,研究人员把更多的精力和注意力都集中在性行为上,如何时、何地、和谁、发生何种类型的性关系,却很少关心人们独自一人时对性的看法,如性幻想。印第安纳大学金赛研究所专门研究性、性别和生殖的研究员贾斯廷·莱米勒(Justin Lehmiller)于是想一探究竟,此外,莱米勒还是性和心理(Sex and Psychology)博客的作者。莱米勒决定开展研究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关于性幻想和性欲望的研究项目,并把研究结果汇编成书。这本书在本月初期出版,书名就是《告诉我你想要什么》(Tell Me What You Want)。

图注:这勺冰激凌颜色很淡,美国人的性幻想就像这冰激凌一样,口味很轻很普通。(图/杰里米·哈德森/盖蒂图片社)

“如果你回顾一下以往的研究,比如说,阿尔弗雷德·金赛(Alfred Kinsey),他更关注的是人们的性行为而非性欲望。威廉·马斯特斯(William Masters)和弗吉尼亚·约翰逊(Virginia Johnson)研究重点也是如此。他们都更专注于研究性的生理方面,”莱米勒说道。关于性行为话题最新的且意义重大的科学出版书还要追溯到1995年,这是在互联网普及前出版的,而现在,互联网的发达也已使性信息和性错误信息传播的更加广泛。

因此,莱米勒设置了一个在线问卷调查,他设置了超过350个问题,这些问题主要问及参与者最喜欢的幻想的细节。莱米勒把问卷链接发布到社交媒体上,得到了来自50个州的4175名美国人的回应。这些问卷参与者年龄从18岁到87岁不等,这些参与者几乎涵盖了各种性别和心理性别、政治和宗教信仰以及关系类型和社会职业。但莱米勒指出他的调查样本并不具有代表性,因为大部分参与者都是通过社交媒体渠道参与这项问卷的,这也就意味着他的样本更多偏向于普通的社交媒体用户而非普通的美国人。这同时也意味着这些参与者比普通美国人要稍微年轻一点,确切地说,是年轻6岁。此外,莱米勒还写道,“这项调查呼吁参与者对自己内心的欲望要坦率介绍。选择参与的人一般都对性有积极的看法并且愿意坦率报告自己的性生活。”莱米勒同时表示这在性研究中也一直是个复杂的因素。莱米勒指出了样本存在的各种问题,但同时他还表示这个样本足够大,因此可以识别出某些大的趋势。莱米勒发现,即使在文化价值不断变化、各种色情作品泛滥的当下,大多数美国人的性幻想也不是那么另类或复杂。更确切地说,大多数美国人幻想的是比较怡情和浪漫的风格。

一些最早关于性幻想的著名分析来自于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大概同一时期,奥地利医生关于性的许多理论也已经被揭穿并驳斥。因此,弗洛伊德对性幻想的看法就成为研究人员分析前几代人性幻想的关键。一般来说,弗洛伊德认为幻想是功能紊乱的人的一种消遣。“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一个快乐的人从不幻想,而一个未得到满足的人才会幻想。幻想的动力是愿望未得到满足。每一种幻想都是对某一种愿望的满足、且与某一种未得到满足的现实具有关联,”弗洛伊德在1908年这样写道。“此外,幻想还是我接触的病人抱怨痛苦症状的直接心理前兆。”

视线再转到1995年,美国心理学协会的《心理学公报》(Psychological Bulletin)发布了一篇对这一主题现有研究结果的概述文章。在这篇文章中,很明显能看出研究人员对性幻想的理解以及对性幻想意义的认识有了更好的看法。佛蒙特大学心理学家哈罗德·利滕伯格(Harold Leitenberg)和克里斯·亨宁(Kris Henning)是上面提到的概述文章的作者,该文章的观点与弗洛伊德的看法相反,认为性幻想并不是不满或病态的表现。更确切地说,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研究中,那些最少表现出性问题和性不满的人倒是最具有性幻想的人。“现在,没性幻想才会被认为是病理的标志,”这是1995年概述文章中的一句原话。因为当时还没有关于非异性恋的研究,所以文章中的对象都是异性恋人群。该文章还指出,异性恋的男性与女性有4个最喜欢的幻想主题,这4个主题看起来都比较“常规”:一是与过去、现在或假想的情人发生性关系;二是与性能力强以及极具诱惑力的人发生性关系;三是想像新的花样或体位;四是以被动支配或主动控制的角色进行的性行为。

当时的专家们普遍持有如下观点。比如男性的幻想更可能包括“明确和可视化”的意象,这和女性幻想的“情感化和浪漫”的意象正好相反。比如随着成年人年龄的增长,这种幻想会逐渐减少。还比如男性更有可能幻想同时与多个伴侣发生性行为,而女性则喜欢浪漫小说式而非色情作品式的性幻想。

然而,莱米勒的调查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无论是由于世代更替、文化和技术变革,还是仅仅是研究方法的差异,莱米勒发现,美国人内心深处的幻想似乎已经进化了。举个例子,莱米勒表示自己很惊讶于发现男性幻想浪漫式或情感满足式性关系的频率。莱米勒问参与者满足各种感情的性幻想的频繁程度,比如说,在与幻想的伴侣发生关系前后及当中感到被欣赏、得到认可、感觉渴望、感觉无法抗拒、感觉安心、感觉有能力的频率。据调查问卷显示,相比男性,女性更容易产生这种幻想。但大多数男性表示,他们至少在某些时候幻想过满足这些需求。绝大多数参与者,超过70%的男性和女性,都表示他们很少或从未幻想过没有感情的性行为。

《告诉我你想要什么》这本书中充满了美国人性幻想状态令人感兴趣且信服的花边新闻。比如说,在一章中,莱米勒指出了15种不同的人口因素,并指出了这些因素与幻想一件事或另一件事的对应关系。根据莱米勒的调查,相比年轻人,年龄更大的人对群体性行为或非一夫一妻式的性行为幻想的要多,可能是因为年龄更大的人性经验更为丰富。而有宗教信仰的人则更可能幻想情感表达式性关系,尤其是异性恋之间的爱,但这些人幻想的一些特定性行为可能会引起一些主流宗教信徒的不悦,比如说幻想非一夫一妻式性行为或者非生殖器相交的性行为。

但是许多美国人的性幻想仍然很温和,尤其是对于性幻想的对象。90%的美国人曾幻想过现在的伴侣,超过一半的人表示自己经常有这样的幻想。“把爱的幻想给最亲近的人,”莱米勒这样写道。只有7%的人表示自己幻想过与名人做爱,比如说,最常见的是社会名流、色情明星或政要。调查显示,人们最喜欢幻想的是简单地尝试一种新的性行为,从统计学上来说,这种偏好在数量上多于禁忌式幻想,比如恋物癖或窥阴癖。

莱米勒的书中还有个很值得研究的看法,即网络色情的广泛存在且易于获取,可能会改变人们幻想的内容。

我们很难获得关于美国人色情消费的可靠统计数据,而通过调查问卷自我报告获得的数据又经常受到怀疑,因为人们认为调查者可能会撒谎或轻描淡写性幻想的内容。《性研究期刊》(Th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在2015年发布的一项研究发现,20世纪80年代出生的人在成年后和20世纪70年代出生的人在成年后相比,前者的色情消费“大幅增长”。该文章认为“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人在青少年时期就可以接触到网络”可能与上述的“大幅增长”有关。色情网站Pornhub一名代表称,去年,该网站总访问量为285亿次,而美国人的访问量达到了95亿次。

网络色情种类丰富,而且访问起来很方便,这似乎对美国人的幻想产生了一些影响。在莱米勒的研究中,16%的参与者表示他们最喜欢的幻想是直接从色情作品中看到的。莱米勒还要求参与者回答在这些幻想中关于身体比例的具体问题,他发现,色情消费者通常会倾向于幻想与色情作品中身材火辣以及仪容美艳类似身体与面容:

在异性恋问卷参与者中,观看色情作品更多的女性更倾向于幻想阴毛更少、阴茎更大的男性伴侣。而观看色情作品更多的异性恋男性、女同性恋和女双性恋者则更倾向于幻想胸部更大的女性伴侣。

也就是说,我们应该考虑的是,人们的色情习惯可能只是反映了他们的欲望,而非开创了他们的欲望。在莱米勒的受访者中,绝大多数人表示自己曾搜寻过自己最喜欢幻想的类型的视频。“我猜想网络色情并不一定会改变我们更深层次的性欲望,但网络色情会给我们带来新的内容与方式来满足现有的欲望,这些现有的欲望我们以前可能自己都没发现,”莱米勒写道。

总的来说,莱米勒研究中的许多结果都算“令人放心”。“我们并不是要换掉我们现在的伴侣,”莱米勒说道。“我们只是想让我们的性生活变得更有活力!”

文章评论

Top